当前位置:吉兔坊 > 京华京味 > 民间玩具大藏家
 
 
 
 
 
 
    

      “我爱民间乡土玩具,儿时玩,到老了还在玩,”耄耋老人李寸松一边把玩着一只花里胡哨的面塑狗,一边说,“小玩具里可有大学问。”

        他指着桌上一只大馒头上五颜六色的小面人,说:“这些都是山西的面花,祭祀用的。”他家随处可见各种用泥陶、竹木、纸绢、铅丝铁片制成的土里土气的小玩意。“人家买古董,我买新董。”这位民间玩具大藏家乐呵呵地说。因患肺气肿,他说话时嗓子里发出咝咝的声音,但一说起民间玩具,却滔滔不绝。

         他自称“老孩子”。他家的客厅墙上,挂着著名漫画家、书法家黄苗子写的字幅:“土偶竹鸡草织龙,勤搜细剔乐无穷,艺人千万谁知己,独爱泥香李寸松。”

         李寸松生在上海,家境贫寒,15岁初中没毕业就到药店当学徒。每天早6点起床背门板,打扫卫生,晚10点半关了门埋头画画。这是他打小的爱好,学徒时也没断了当画家的梦想。他18岁参加地下党,边卖药边跟著名版画家李桦学画,小小年纪便加入了中华木刻协会,圆了画家梦。

         为了追求版画的民族风格,他常到上海的香烛店收集佛像、门神、民间版画,然后细细琢磨。解放后,他调到北京的中国美协工作,受黄永玉、张光宇、黄苗子等著名艺术家的熏陶,开始收集民间玩具,兔儿爷、布老虎、皮影、木偶……他走火入魔似的见什么买什么。

         李寸松的民间玩具收藏越来越多。上世纪60年代初,他应邀带着收藏的580件民间玩具,到苏联举办中国民间玩具展。无论在莫斯科、基辅还是列宁格勒,展览都引起轰动,展期竟延长至半年。几十年后,因为在中俄文化交流中贡献突出,俄罗斯政府授予他“普希金纪念章”。

          回国后,李寸松的劲头儿更足了,有了钱就投入收藏。我国发行的《民间玩具》特种邮票图案,便选了他的藏品。很多民间玩具藏匿于穷乡僻壤,为收集他没少吃苦头。“如果不到民间去,搞什么民间艺术?”老先生振振有词。

         在陕西三边地区的山沟里,他搭坐的运粮车轱辘掉了,在沙尘暴中饥寒交迫地走了一天,终于从山民手里买回一只陶猴。为赶浙江方岩山的庙会,他气喘吁吁走了80多里地,只买到4条青田雕的小石鱼。在成都市井的茶馆里,他得知有个捏泥人的老艺人,便拿着泥巴和颜料,上门请求这位艺人捏制几个濒于绝迹的小玩意儿。

       “文革”中,已是中国美术馆领导之一的李寸松,成了“修正主义接班人”,罪名是“把封建主义的僵尸从棺材里拉出来喷毒气害人”。他含辛茹苦收藏的30多箱数千件民间玩具,全被红卫兵抄走了。每次他跪着挨批判时,这些东西便是他收集“四旧”的罪证。

       十年浩劫后,红卫兵砸剩下的一些民间玩具被归还给李寸松,有同事开玩笑:“老李呀,你东西太多了,砸不完。”李寸松只有苦笑。他又重操旧业,天南海北地满世界搜寻民间玩具。

        李寸松对自己能“慧眼识宝”颇为得意。一次,他在河南民间美术展览会上,见到一种叫“泥泥狗”的手捏泥玩具,欣喜若狂。为了考证出“泥泥狗”的“根儿”,他特意跑到河南淮阳县赶庙会,还去老乡家拜访。“简直就是古书《山海经》里描述的奇禽怪兽的图解,”他说,“这是我收集的泥玩具中最古老的,人称‘活化石’、‘真图腾’。”

        漫画大师华君武对他的慧眼赞叹有加:“在成千上万的玩具里进行挑选,同样的玩具,彩绘水准却有差别,经他挑出的一定是顶尖水平的。至今我还珍藏着几件他当年赠送的精品呢!”

        除了已收集有两万多件民间玩具,李寸松还编撰了《民间玩具》、《中国乡土玩具》、《中国美术全集·民间玩具、剪纸、皮影》等画册,并结识了众多民间艺人。制作北京鬃人、浚县泥咕咕、郯城木玩具、高密叫虎、漳州木偶等民间玩具的艺人们,都得到过他的指点。他帮助艺人们挽救了这些濒临失传的民间玩具,许多都被中外博物馆收藏。“我光说不练,只给他们出出主意。”他谦和地笑道。

        离休后,李寸松也没闲着,继续保持与民间艺人们的交流。眼下,他想再出两本书——《藏品集》和《北京民间玩具》。“写了计划,出版社没接受,说赔本儿,”老先生叹了口气,“唉,得抓紧,要不我两手一摊走了,书就出不了啦。”

电话:13120401237 13810617435 010-87741661
制作基地:通州宋庄
展示批发:北京东城区法华寺街136号红桥天雅市场地下一层南区2道17号
京ICP备1200345号 Jia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