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吉兔坊 > 兔爷史话 > 节令玩具—兔儿爷

 

           兔儿爷是北京地区著名的传统节令玩具,泥质彩塑,兔首人身,于每年中秋前大量上市,久居北京的市民没有不知道兔儿爷的。清代富祭敦崇在《燕京岁时记》中说:

  “每届中秋,市人之巧者用黄土抟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谓之兔儿爷。有衣冠而张盖者,有甲骨而带寿旗者,有骑虎者、有默坐者。大者三尺,小者尺有余,其余匠艺工人无美不备,盖亦而虐矣。”

 


  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中也说:

  “京师以黄沙作白玉兔,饰以五彩颜,千奇百状,集聚天街月下,市而易之。”

  这里所说“以黄沙作白玉兔”也指的是兔儿爷。

  兔儿爷源于对月神的崇拜和与月亮有关的神话、传说。玉兔居月中的神话起源很早,屈原在《楚辞·天问》中就说过:“夜光何德,死而不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自东汉王逸注《楚辞》始,这里的“菟”即被认为是兔子,历代沿用,多有研究者认定:兔居月中的神话产生于春秋战国之前。清代林云铭对此提出异议;闻一多先生也断言:“必谓蟾蜍,不谓兔也。”本世纪70年代末期四川师院汤炳正先生又提出了“菟”是老虎的见解。但也有人认为:月中最早为老虎,后由虎演化为兔,又由兔演化为蟾蜍。总而言之,有关月亮的神话共牵涉到三种动物。以出土的画像砖、画像石为资料,进行形象考察,可以发现:自晋代以后,蟾蜍和老虎逐渐从月中消失,玉兔独占月亮的图案成为主流,如江苏省丹阳县1960年发现的南朝佚名陵墓中出土有“日月轮”画像砖,月轮砖中有一只捣药的玉兔。类似的图案见于晋以后历代雕刻、绘画之中。可以推断:兔子居月中的神话大约在晋以后才流行。

  玉兔居月的神话流传很广,深入人心,以至于兔子成为月亮的象征。北周人瘐信在《齐王进白兔表》中称兔子为“月德”,唐朝人权德舆称兔子为“月精”。与此同时,又用兔子来替代月亮,如唐朝人卢照邻在《江中望月诗》中就有“沈钩摇兔影,浮桂动丹芬”的句子,“兔影”即指月亮。此外,又有以“兔轮”、“兔魄”等词称谓月亮的诗文。兔与月互代互喻的现象表明了月中有玉兔的神话已到家喻户晓的程度。这就是玩具兔儿爷诞生的文化基础。

  旧俗民间中秋节祭月,供奉太阴星君牌位,即“月光码儿”或称“月亮码儿”星君下面定有一只捣药玉兔。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载:“月光马者,以纸为之,上绘太阴星君,如菩萨像,下绘月宫及捣药之玉兔,人立而执杵,藻彩精致、金碧辉煌,市肆间多卖之者,长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顶有二旗,作红绿色或黄色,向月而拱之,焚香行礼。祭毕与千张、元宝等一并焚之。”

  祭月时,这种月亮码儿无被尊为“月神”,悬于院内屋前,设案礼拜,案前供毛豆枝(象征草料)、鸡冠花(象征灵芝),还有西瓜、桃、月饼、萝卜、耦等等。月神属阳,按旧俗男子不宜拜月,民间有“男不祭月、女不祭灶”之说,故祭月者均为妇女。孩子们多由女性照管,故祭月之举对儿童影响颇深,儿童拜月之风筝逐渐形成。兔儿爷正是专供儿童祭月的“月神”象征物。兔儿爷的产生深刻地反映了中国神话、民俗和宗教对民间玩具的作用与影响。

   有关兔儿爷的较早记载见于明末纪坤所著《花王阁剩稿》:

  “京师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形,衣冠踞坐如人状,儿女礼而拜之。”

  最早的兔儿爷大约诞生于明代,清代达到鼎盛。中秋节前,北京城坊街巷多设专售兔儿爷货摊。花色品种极为丰富,大的高约1米,小的不足3厘米,兔首人身,衣冠具备,多执药杵,或披甲基、或衣红袍。又有骑虎的、骑鹿的、骑马的、骑麒麟的,带莲花座的,带云气花卉座的,还有背插靠旗的、头顶盖的,各式各样不胜枚举。兔儿爷造型多为模印,上底粉、施彩绘,注重衣着的华丽和面目五官的神情。常见的神态均为二日直视、三瓣嘴紧闭,脸蛋上施淡淡的胭脂,俊秀中含威武,端庄中有稚气,活泼生动惹人喜爱。

  兔儿爷实际上充当了孩子们祀月活动中的神佛,从此意出发,备受儿童尊重。购归后,如成人祭月一样供养礼拜。清乾隆年间的杨柳青木版年画中有《桂序升平》图,是当时儿童礼拜兔儿爷的真实写照。图中兔儿爷居案中高坐,面前供有西瓜、石榴、桃和月饼。两童子跪拜,另一稍长者击磬助兴,情景动人。这种场面于中秋节夜晚随处可见,不仅平民百姓家家如此,连宫廷内院也尚此俗,“禁中亦然”(徐珂《清稗类钞》),故宫博物院内至今仍藏有清代皇家小儿祭月的遗物。

  兔儿爷既为儿童用品,不免于神佛作用之外兼具了玩具的功能。兔儿爷原是太阴星君的下属待从,并无星君的尊严。以此意出发,对兔儿爷或有不恭也未尝不可,因此,兔儿爷的实际作用愈加趋向于玩具。礼拜之后可任人把玩、嬉戏,即使不慎打破,也没有大罪过。于是,出现了可活动、发声的兔儿爷,如“刮打嘴兔儿爷”,胎体中空,活安嘴唇,系线自体腔中引出 ,下扯其线,兔唇乱捣、哒哒有声;又有活臂兔儿爷,下扯其线,双臂挥举做捣药状。这样的兔儿爷已完全丧失了神佛的身份,彻底转化为民间玩具。

  除北京市之外,天津市、济南市也曾出现过兔儿爷或“兔子王”。兔儿爷作为民间节令玩具一直延续流传至本世纪50年代初期。自80年代初,北京始有“民间玩具研究委员会”提出恢复兔儿爷的倡议,邀请民间艺人恢复生产,受到老北京人的欢迎。今天,尚有少数工艺美术品厂家制作兔儿爷,而其内涵意义则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均以室内陈设小品和旅游纪念品的形式流传在民间,发挥着美化人民生活、半点节日气氛的作用。

电话:13120401237 13810617435 010-87741661
制作基地:通州宋庄
展示批发:北京东城区法华寺街136号红桥天雅市场地下一层南区2道17号
京ICP备1200345号 Jiamy